网站名称:FK模板中心
电话:18605964662
QQ:233079908
邮箱:233079908@qq.com
网址:www.rok5.com
地址:福建省南平市顺昌国土资源局斜对面

  恐怖!日成交金额30.92亿元,相当于近35个交易日以来的成交总额,创下上市以来新高。

  震撼!5家席位狂抛29.58亿元,占全日成交总额的95.67%。

  昨日(6月10日),涉及37.5亿股增发限售股解禁上市的京东方A(000725,收盘价3.49元),在巨量解禁股的重压下,放出天量跌停,成为市场的焦点。

  资金出逃惨跌停

  锁定一年后,去年6月参与京东方A非公开发行的10位股东终于迎来了解禁日。

  昨日,京东方A涉及的37.5亿股定向增发限售股解禁上市,占其解禁前流通股本的172.81%,由于受到流通股本的巨大扩容以及增发股东的抛售压力,京东方A昨日以3.54元大幅低开,随后在源源不断的空单打压下,迅速跌停,收盘时,跌停价上仍有19.12万手的压盘。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阅深交所公开交易信息发现,昨日卖出京东方A金额前5名席位中有3家营业部以及2家机构。其中,东海证券上海水城南路和江南证券北京安立路两家营业部分别卖出9.16亿元和8.05亿元,两家机构席位则累计卖出10.39亿元,再加上中金北京建国门外大街营业部卖出的1.98亿元,5家席位累计卖出金额高达29.58亿元,占到京东方A昨日成交总金额的95.67%!,若以昨日成交均价3.50元来计算,这5家席位昨日卖出京东方A股份达8.45亿股,这极有可能就是增发股东获利了结所为。

  资本大鳄获利撤退

  巨量限售股解禁,获利最多的便是被誉为A股“掘金客”的柯希平以及法人股大王刘益谦。资料显示,去年6月,柯希平和刘益谦旗下的上海诺达圣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均分别认购京东方A7亿股,若以昨日成交均价来计算,两大投资巨鳄去年这笔投资已经为他们带来了7.7亿元的账面收益。

  另一方面,从卖出席位来看,这些大鳄或已悄然出逃。

  一长期跟踪龙虎榜的研究员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昨日卖出金额最大的为东海证券上海水城南路营业部,从参与京东方A增发的10位股东来看,这不难联想到是刘益谦的上海诺达圣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在卖出,若真是如此,该席位昨日已经套现9亿多元。另外,卖出第二位的江南证券北京安立路营业部,很可能是认购5.83亿股的北京亦庄国际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大本营,这位来自北京的资本大鳄今年6月才对ST松辽展开重组,若卖单确为该公司所为,8亿元的减持量其实也只占了实际持仓的40%左右。”

  该研究员还称,盘中京东方A多次打开跌停,但从交易席位来看,只能说是京东方A低价跌停,激起了他们的投机心理,例如买入千万元的著名游资席位国信证券深圳泰然九路以及财通证券温岭东辉北路。不过增发股东昨日肯定还有大部分股份未减持,因此该股今日可能还有下跌空间。

  跌停背后疑问多

  其实,在6月8日京东方A发出限售股解禁公告后,该股就已经引起了市场关注,而在其解禁前一日,尾盘更是离奇上扬。

  6月9日收盘前10分钟,全天一直稳步上涨的京东方A突然飙升,在多笔超过5000手的买单轮番“攻击”下,股价突然由3.67元涨至3.74元,而在集合竞价时段,股价更是由8万手的买单轰至3.88元,全天涨幅高达6.59%。

  “限售股解禁头一天出现明显异动,这是极其不正常的!”市场人士认为。“而这种现象的出现,很可能是限售股解禁方为了能获取更多的收益,于尾盘抬升股价,毕竟在6月9日拉升股价要比今后容易得多!”

  另一方面,由于公司大股东北京京东方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去年并未参与京东方A增发,且近来有减持记录,其控股股东地位岌岌可危,股权分散或将成为公司发展一大隐忧。再加之京东方A此前3次增发,建设液晶生产线,但效果均不明显,并且一直没有摆脱亏损的命运。而其上市后分红次数屈指可数,这种“圈钱”又“烧钱”的行为令很多投资者不解。

  如今,2009年的120亿元增发已让资本大鳄赚得金银满盆,而其投建的项目到底能取得怎样的收益,值得关注!

作者:admin    更新时间:2019-07-17 20:55
Copyright © 2015-2020 985彩票 版权所有 闽ICP备1002942号 Power by 织梦猫